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天津冯小刚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17:24:01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天津冯小刚白癜风,云浮白癜风医院,烟台治白癜风的专家,晋中白癜风医院,江苏治白癜风的药物,新泰白癜风,广东如何治愈白癜风

原标题:三年前,妻子一家待我如狗,对我爱答不理!现在我让他们...

01 男人,低头

“过来,给我把洗脚水倒了。”我妻子坐在床上,冲着我说道。

我赶紧端走洗脚水。不敢有半点抱怨。已经习惯了。

我的妻子叫柳萱。是警察局的大队长。一米六七的身高,瓜子脸,身材性感,五官十分漂亮。和杨幂有几分相似。是警察局当之无愧的警花。

而我呢?长相平平淡淡,性格懦弱胆小。家里穷。

可能有许多人不能理解,就这么一个女神,怎么嫁给我这个屌丝了。我的回答,可能让人出乎意料。

不怕大家笑话。同居三年了,我连亲都没亲过她。

你没有看错。每天晚上都睡在一起。竟然连亲嘴都没有过。

为什么?原因很简单,用她的话来说,嫌我恶心。我知道,她是发自内心的瞧不起我。

没错,我是上门女婿。意思就是,不是我娶了她,而是我‘嫁’到她们家。以后我们生的孩子,是要随我妻子的姓的。

在这三年里,柳萱的父母,催我们两个生孩子,催了不下千遍。几乎每天都要催。毕竟找一个上门女婿,就是为了早点抱孙子。

我也想生孩子。整天面对柳萱那样的美女,谁能忍得住。但是她不让我碰,我也不敢碰她。这我也忍了,结果柳萱和她父母说,是我那方面有问题。生不出孩子。

我多想告诉她父母,真的不是我‘无能’,但是,我知道,我若是和她父母说,柳萱不让我碰她,估计我就会被柳萱打出这个家。

我简直就是哑巴吃黄莲,有苦说不出。就因为这件事,我都挨骂了许多遍。

其实‘嫁’到她们家,是因为我父亲和柳萱的父亲,是小学同学。我父亲求着他,才把我收做女婿的。

因为我家里没钱,没办法,只能当一个上门女婿。但是,都知道,上门女婿,不好当。像什么倒洗脚水,洗衣做饭,都是我的活。

寄人篱下的日子,我已经是逆来顺受。可是,我的懦弱,却让柳萱一家人,变本加厉。

她的爸妈,就住在楼下。她家是别墅。平时别人都管她叫萱姐。包括我在内。

没错,我永远记得,当初结婚之后,我叫了她一声老婆,她直接指着我大骂,以后再这么叫她,就滚出这个家。

那次我真的害怕了。从那以后,我就叫她萱姐。因为我比她小两岁。

同居三年,每天她都会睡在床上。而我,自然睡在地上。

吃饭的时候,要等柳萱的妈,也就是我的丈母娘,让我动筷,我才可以吃。

吃完饭,我要洗碗。有时候不小心打碎了碗,自然少不了被臭骂一顿。有时候柳萱和她妈一起骂,更有时候,骂我的话,都带着我父母。

总之,有一件小事做错了,可能我都会被训一个小时,甚至一天。

我怕了,真的怕了。懦弱的性格,让我甚至不敢和她们对视。

让我记忆最深刻的,应该是半年前,那天我和朋友出去喝酒,回来晚了,导致他们一家没有饭吃。柳萱给我拽到屋里,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。

我发誓,那是我从小到大,第一次打。就连我父母都舍不得打我。我当时竟然不争气的流下眼泪。

我永远也忘不掉,柳萱指着我大骂:“废物东西,你也就知道哭,滚去做饭,下次再回来晚,你就给我滚出这个家。”

三年了。整整三年。我真的已经逆来顺受。我不敢把我的状况,讲给我的爸妈。因为我怕他们承受不住。父母的身体不好,在农村种种地,养几只笨鸡。就算有病,都舍不得去看。所以才会将我‘嫁’过来。

柳萱的父亲,开了一家武馆。在我们白沙市,特别有名。号称白沙第一高手。他父亲,对我还是不错的,至少要比柳萱和她妈好。

说实话,我二十三岁的年纪。正是渴望异性的年纪。我根本想象不到,我这三年的夜晚,是怎么忍过来的。每天睡觉前,柳萱都会跳舞。她喜欢跳舞。

每次看见她那摇摆的身躯,我都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一样。诱惑,真的是特别诱惑。

高跟鞋,牛仔裤。这简单的搭配,穿在柳萱的身上,简直诱人到极点。将她那将近完美的腿型,展现无疑。

真的不怕别人笑话,有很多次,柳萱上班的时候,我就偷偷的拿出她穿过的裤子,自己解决生理问题。

我和她拜过堂,成过亲。但是她不止一次说我是个窝囊废,怎么会愿意和我做那种事。

她是打心里瞧不起我。打心里看不起我。

本来我以为,我这一辈子,都要在这委屈中度过了。可是,三个月前发生的一件事情,让我终于忍无可忍。

我记得特别清楚,那天下着雨,我父母从农村带来了两框鸡蛋,来城里看我。

我父母自始至终,都不知道我的遭遇,以为我在柳萱她们家里过的特别好。我爸妈是傍晚来的,我开门的时候,都愣住了,看着我父母全身被淋湿,我就知道,他们没舍得打车。估计到了白沙市,就步行过来的。

那两筐鸡蛋,也许别人不当回事,但是我知道,这对一无所有的家里,已经是算得上是大礼品了。我眼泪差点没流下来,一下子冲到卧室,拿出来两个浴巾,让我爸妈擦擦头。

可是我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柳萱和她妈,也走了出来。柳萱顿时一皱眉,满脸的嫌弃,来了一句话:“把浴巾弄脏了,你洗啊?”

这么一句话,当时让我无地自容。哪次不是我洗?我给我父母用浴巾,这有错吗?

当时我父母满脸的尴尬,看着我傻笑了一声:“儿子,没事,爹啊,就是来看看你,给你们带了两筐鸡蛋。”

“爹,你快进来。”我当时哪还顾得上什么鸡蛋,拉着我父母就往里走。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柳萱又是冷笑了一声。

“进屋里面,别到处乱坐,看看你们身上,恶不恶心。农村人,也有点素质,先把鞋脱了,行吗?”

02 忍不了

这一句话,让我爸脸色直接变了。我父母都是老实人,这种话说出来,当时都愣住了。沉默了好久,我父亲才磕磕巴巴的说了一句:对不起哈,姑娘,我们农村来的,不懂事。儿子,我和你妈,先走了,一会回去的公交车都没有了。鸡蛋你收着..说完,我爸慢慢的开门,走了出去。临走的时候,两个老人看了我好几眼,我清楚的记得我父亲长叹了一口气。我看着我父母的背影,想到他们用了几个小时,从农村来到这里,甚至都没坐下喝杯水,就走了。我心里像是刀割一样。

那一天,我迎来了我有史以来,第一次反抗。我夺门而出,在大街上拼命的奔跑着。满脑子都是我父母的样子。直到我跑累了,浑身是汗,我才停下。

可是就在那一瞬间,我愣住了。此时的我,正好跑到了一家保健品店。恨意,已经冲昏了我的头脑。那一刻,我萌生了这辈子,第一个邪恶的想法。

我想买一包迷药,给柳萱服下。我想看到她受尽屈辱的模样。

可是,我在保健品门外,足足徘徊了半小时。最终,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。没错,我不敢。

如果让柳萱的父亲,柳叶知道,恐怕会打死我。柳叶可是习武的。别说柳叶,就是柳萱,恐怕都能打的我没有半点反抗能力。

晚上,我回去的时候,柳萱正在跳舞,当我推开门的时候,那完美的身躯,就那么落入我的眼帘。毫无疑问,迎接我的,是一顿臭骂,柳萱的母亲也过来,指着我鼻子喊着,你现在能耐了,敢摔门了。

我站在那里,愣是一声没吭。

委屈,我不知道我有多委屈。我的眼泪,不争气的流下来。这..还算男人吗?我就算每天去工地搬砖,我找一个长相普通的妻子,过的也很快乐吧。

可是面对这一家人,我最终,还是叹了一口气,当初我父亲求了好久,才让人家收我为上门女婿。毕竟我一米八的身高摆在这里,长相虽说普通,也不至于难看。

毫无疑问,那天晚上我被训了足足三个小时。晚上折腾到了后半夜才睡着。

这件事情过去,我心里真的特别难受。我开始想如何去报复。尤其是想要给柳萱灌迷药!我想,只有这样,才能让自己的怒火得到发泄。

就这样,又是过了好几个月。我发现我越来越忍不了了。这日子,根本就不是人过的!

我想过要和我父母摊牌,说一说我的遭遇。告诉他们,我宁可去打工,也不做这上门女婿了。

可是我怕他们身体承受不住,真的,想来想去,我还是放弃了。可是我没有想到,一件关于柳萱,天大的秘密,在一次偶然中,被我发现。

我记得特别清晰,那天晚上,我做完饭之后,就回到屋子里了。柳萱看了一会电视,就回到屋子里面,开始跳着舞。

伴随着舞曲的响起,身穿短裙丝袜的柳萱,便开始扭动起来。

柳萱白天的时候都穿警服,下班之后,就换回了自己的衣服,特别性感。我依旧是坐在地上,假装玩手机,但是余光一直在柳萱的身上,鼻血几乎喷出来。

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柳萱的手机一下子响了,柳萱喘了几口气,就去接电话。

“喂,局长啊,行,我马上就到。”柳萱对着手机说道,就将电话挂了。

我看了一眼时间,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。一般柳萱这么晚出去,肯定是有大事。估计又是哪个杀人案有重大突破了,她才会这么急。

“你出去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柳萱冲着我冷冷的说道。她从来都是这么和我说话。

我慢慢的走了出去,不一会,柳萱就换上了一身警服,走了出来。还斜了我一眼:“把屋里收拾干净了。”

这么晚出去,还穿警服?更加笃定了我刚才的想法,我走到屋子里面,将门反锁上。

脑海中浮现出刚才柳萱跳舞的模样,越想越兴奋。我也是人,我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根本就控制不住体内的欲火。我慢慢的走到床上,将刚才柳萱换下来的衣服拿起,狠狠的吸了一口气,顿时满脸的满足。

我咽了一口唾沫,将别的衣服都扔在一边,只拿着柳萱的丝袜,打算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。

可是我没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我眉头骤然紧缩。我就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扎进我的手掌,紧接着,一滴鲜血,就从我的手掌中流了下来。

当时差点没给我吓死。若是这鲜血流到她衣服上,回来还不骂死我?我赶紧拿纸,将我的鲜血擦干净。这伤口挺深的,疼得我龇牙咧嘴。什么东西?好像是刀?这柳萱随身带刀干什么?

我心中想着,将柳萱的衣服翻了一个遍,果然,在她的衣服兜里,我摸到了一个东西,鼓鼓的。

也许是出于好奇心,我将手伸进那衣服兜里,掏出了两个东西。其中一个,是一把水果刀。特别锋利,刚才就是这把破刀给我手掌扎了。

可是另外那个东西,是个避孕套的盒!

我承认,当时我就炸窝了。没错,我是上门女婿,我也被柳萱和她妈欺负着,但是名义上,我是她丈夫吧?!我感觉,谁摊上这事也忍不了!当时我真的怒了,拿着避孕套就要去找柳萱她爸,我大不了滚出柳家,我也不做这戴绿帽的王八!

柳萱这个女人,典型的是个御姐。而且浑身上下都是女王范。一般她很少搭理男人的。她的追求者也不少,但是怎么就能做出这种事!

我越想越来气,拿着避孕套盒,就要下楼找柳叶。可是就在这个时候,我顿时愣住了。

我这一走动,那避孕套盒里,竟然发出‘铛铛’的响声。

嗯?我皱了皱眉,下意识的打开避孕套盒,也就是这一刻,我顿时苦笑一声。

03 做好事不留名

在那盒子中,哪是什么避孕套啊!分明是一块碎玻璃,还有一张纸条。

我皱着眉头,拿出玻璃,放在手中来回的看了看,奇怪,一块玻璃装在避孕套的盒子里干什么?我心中想着,又把那张纸条打开。这一瞬间,我整个人呆若木鸡。

清清楚楚的字迹,写在那纸条上:柳萱队长,今晚十一点,蓝海迪厅等你。

槽!这一句话,我直接火了。约会是吗?蓝海迪厅?刚才柳萱接了一个局长的电话,就匆忙出去了。肯定是去蓝海迪厅了。和局长搞上了?我怒火冲天,忍不下去了,真的忍不下去了。

我离开这个家行不行,我也要将她和局长乱搞的视频录下来。给她父母看。

我紧咬着牙关,直接走出了门,到了楼下,直接打车去蓝海迪厅。临走前柳萱她妈还没好气的问我干什么去,我就说我给柳萱送东西去。

玛德,这窝囊气,老子不受了行不行!我倒是要看看,警察局大队长,高冷女神柳萱,和别人缠绵是什么样的。

蓝海迪厅,在我们白沙市,是相当有名的。那里是相当开放。说句不好听的,凡是去那里的人,基本都是去找安慰的。不管男女。

当车停在蓝海迪厅门口的时候,我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墨镜,帽子,口罩。毕竟去‘捉奸’,不能被人发现。我冷笑一声,直接走进了蓝海迪厅。

舞池之中,无数男男女女在摇晃着自己的身体,四周还有不少青年在喝酒。我看了一圈,也没发现柳萱。心中却冷笑了一声,不用想都知道,肯定是去二楼开房了。

我咬着牙到了二楼,趴在每个房间的门口,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动静。柳萱的声音,我还是能听出来的。可是一直听了十多个房间,还是没有!

顿时我就皱起了眉头,也就在这个时候,一声不经意的呐喊,赫然在我耳边响起!

“你给我滚!”这一声喊叫,我听的清清楚楚,不正是柳萱吗?!

我心中一喜,寻着声音,走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。可也就是这一霎那,我的脸直接煞白!

“刘长安,你什么意思?让我来,到底要干什么!”从房间之中,传来了柳萱的大喊。当时听见这句话,我骤然一颤!

刘长安?这不是警察局长啊?这刘长安是我们白沙市林业局局长!挺有名的,吃喝嫖赌贪,无恶不作,在百姓的口碑简直差到极点。原来刚才柳萱接的那电话,是刘长安啊。

“哈哈,柳姑娘,你着什么急啊。我只是和你谈谈而已。”刘长安的话从里面传出来。

“谈?谈什么?我以为你诚心悔过了,现在我们警察局,已经被群众的电话打爆了。全是举报你的。贪污,受贿,以权谋私。”柳萱冷笑了一声:“别说我不给你面子,等着坐牢吧。”

“柳萱,给脸不要脸,是吧?”也就是这个时候,刘长安的话音顿时变了。

“刘长安,到底是谁给脸不要脸!不用谈了,等着吧。”柳萱的脾气也是相当大,当时就火了,抬腿就要走。结果就在这个时候,就听见柳萱一声尖叫!

“啊!刘长安,你要干什么!”那声音,仿佛将我的耳膜刺透!我脑袋嗡嗡的发响!

“干什么?騒货,今天我让你好好唠唠!”刘长安大喊出来,紧接着,屋子里面就出现了打斗声,还有柳萱的尖叫。

这..这..我咕咚一声咽了一口唾沫,在门外急的不行。我本来是捉奸的啊,怎么会遇到这事!

柳萱在里面,肯定会被刘长安欺负啊..她虽然是警察,也和她爸学了几招,但是那刘长安,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。柳萱肯定要吃亏!

“啊!救命啊!刘长安,你这是袭警!”屋子之中,柳萱的声音越来越大,喉咙都要喊破了。

刘长安哈哈大笑着:“喊吧,继续喊,喊破嗓子也没人救你!”

我四周的环视一圈,果然,饶是柳萱这么喊,也没有人来。估计这里的服务员什么的,都被刘长安买通了。

我手心中都是汗,柳萱的尖叫声音也越来越大,随着最后一声尖叫传出,柳萱,彻底的没了动静!

“嗡!”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这柳萱,再怎么差劲,名义上也是我的女人,我就算再窝囊,自己女人也不能不保护吧!想到这,我脑袋一片空白,随手抓起了旁边的灭火器。狠狠的一脚,直接踹在门上!

“咣!”那一刻,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里面的景象。

此时的柳萱,已经昏倒在地上,一边的刘长安满脸邪笑,看着地上的柳萱,快速的脱自己的衣服!那种表情,好像面对一只任他宰割的羔羊。

那一瞬间,我突然大吼出来,已经完全失去控制!手中的灭火器,直接被我抡起,狠狠的砸在刘长安的脑袋上!

“咣!”这一下,我用尽了全力!看到自己名义上的女人,要被别人占便宜的时候,我爆发了,这是我第一次爆发。只是这一击,那刘长安的脑袋,便哗哗的流血,直接昏死过去!

“我..”我蒙了,的的确确的蒙了,看着倒在地上的刘长安,我心中害怕无比,但是还是将柳萱背了起来,冲着外面跑去。

“呼..呼..”我拼命的跑着,已经激动到了顶点!到现在,我的血液还是沸腾的,虽然背着柳萱,但我根本感觉不到累!

我也不知道跑了多远,就感觉后背的柳萱,突然动了一下。我知道她醒了,赶紧将她放下来。

就看见地上的柳萱,大大的睫毛慢慢张开,紧紧的盯着我,终于说出来了一句话:“你..你救了我?”

我没有说话,心中紧张到了极点,只是点了点头。下一刻,我转身就走!

不能让柳萱知道,是我救了她!还好我带着口罩帽子,还有围脖。


04 没完了是吧

今天我也想明白了,肯定是不能继续再柳家呆着了。我受够了那窝囊气!这次救她,也算是‘夫妻一场’吧。

“先生..等一下!”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柳萱看见我要走,突然叫了出来!从地上站起来,走到我的面前。

“先生..谢谢你..”柳萱满脸的感激,但是这个时候,我真的不想听任何话,只是点了点头,继续转身离去!这次的我,直接奔跑起来!

“先生,你最起码让我知道你是谁啊,我好感谢你!”可是我没有想到,柳萱就那么追了上来!

“我只是路过,不用谢。”我压低嗓子,憋了一口气说了出来。

“先生,谢谢你,谢谢你,这个给你,我是白沙市警察局大队长,柳萱。我欠你一个人情,不管什么事,我肯定答应你!这是我的承诺!”柳萱快跑了几步,塞到我手里一个东西。

我怕她继续和我墨迹,将那东西拽了过来。突然加速!

“记得,无论什么事,只要你找我,我都会答应你!”我都跑出去挺远了,还能听见柳萱的大喊。

我冷哼一声,心中想着,让你和我睡,让你管我叫老公,让你告诉你爸妈,其实不是我那方面不行,而是你不让我碰你。行吗?

我低吼一声,跑出了挺远,我才停下。借着路灯,看了看刚才柳萱给我的东西,竟然是她的耳钉。

我叹了一口气,算了,今晚先回家吧。明天再说离婚的事。

我心中想着,打了一个车,就回到柳家别墅。

一路上我都把玩着柳萱的耳钉,我想象不到,柳萱要是知道,是我救了她,她会是什么反应?还口口声声说,答应我任何条件都可以。

我把我带的口罩,帽子什么的,甚至我的衣服,都冲着车窗扔了下去。

到家的时候,柳萱还没回来。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累,躺在地铺上,就闭上了眼睛。

说真的,这是我第一次打架。从小我父母给我灌输的思想,就是别打架别惹事,家里没钱。

我叹了一口气,回想起刚才的一幕幕,感觉有点兴奋,然而我还没躺几分钟,就听见咣的一声巨响,房门顿时被打开,紧接着就是一声暴喝:“你给我起来!”

这一嗓子,真的给我吓了一跳,我蹭的一下就坐了起来,果然,一身警服的柳萱,此时瞪大眼睛看着我,把刚才的火气,全都撒在了我的身上:“你看看这屋子,什么意思?天天养着你,你是干什么吃的!乱成这样,不知道收拾?!给我滚起来!”

“你不必和我这样大叫,我明天就滚。”三年了,我承认,这是我第一次鼓足勇气说这番话。

当时我说完之后,柳萱都愣住了,彻彻底底的愣住了。呆呆的看着我,紧接着,就是排山倒海般的爆发:“你给我滚,现在就滚!你吃我的,喝我的,谁给你的勇气?第一次见到男人这么窝囊!给我滚!”

我摇了摇头,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:“放心,我会滚。前提是我会和你爸妈说清楚了,这三年,不是我生不了孩子,是你不让我碰你。”

我冷笑一声,拉开门便要下楼!我过够了,这样的日子,我一天,一分一秒也不想再过下去!

“王子铮你给我站住!”可是我没有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柳萱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一把将我拽住,紧接着,一个华丽的过肩摔,我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“咣!”房门被柳萱锁死。柳萱一把将我拎起!

“你放开我!”我大喊出来,不停的扑腾着,说真的,我从来没想过,柳萱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!虽然我瘦弱了点,但是我好歹是个男人,我不停的挣扎,但是柳萱还是牢牢的拽住我!

“啪!”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,还没等我说完,柳萱一巴掌就甩了过来!

“你给我闭嘴!我警告你,别废话。”柳萱将我扔在床上,冷冷的看着我。

我感觉脸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,那是耻辱!我又被这个女人打了!

“你敢在我爸妈那,说一句废话,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。”柳萱攥着拳头,冲着我说道。

“萱儿,怎么了!”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房门再次被打开!柳叶穿着睡衣,旁边还有柳萱的母亲,杨霞。显然,他们是听到声音,从楼下上来的。

“没事。”柳萱淡淡的说了一声:“爸,你教我的那过肩摔,我学会了,拿他试试手。”

“哦?是么?”柳叶看着柳萱,说了出来,眉头锁成一团:“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,闹的这么大动静。”

“伯父,没事。”可是就连柳萱都没有想到,就在这个时候,我突然站起来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开口!

“好。对了,子铮,我想好了,这几天,你去医院检查检查吧。”柳叶冲着我说道。

听到这话,我心酸无比。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。到现在,还以为我是生殖那方面有问题。

“嗯。知道了伯父。”我长舒一口气,不留痕迹的冷笑了一声。的确,刚才我想离开这里。但是,柳萱刚才又打了我一巴掌!三年了,我忍气吞声,没完了是吧?!今天晚上,我让你把欠我的,全都还回来!一个计划,悄悄的在我脑海形成。

所以,我没有解释,而是默认的点了点头。说实话,无论是柳萱还是柳萱的妈,杨霞。对待我,都像是狗一样。唯独柳叶,虽然柳叶是习武之人,但是说真的,对我一点也不凶。

“行了,不打扰你们了。小霞,走吧。”柳叶看了一眼杨霞,说了出来。未完待续... ...

↓↓↓点击阅读原文,阅读未删减全文!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山东能否治疗白癜风